要雄起不要安逸 长安汽车设计史(上)

2021-11-30 08:45 汽车密探 投稿:爱百科
最佳答案   [汽车之家 大卫美学] “那会儿长安被人看不起,还不是四大!”说起长安汽车设计工作的起步阶段,陈政的自嘲听起来颇有些快意。这是一个老套的王子复仇记类的故事,老套却经久不衰,因为人们喜欢那个逆袭的奋斗之梦。就在过去的20多年里,长安的汽车设计在现实里..

  [汽车之家 大卫美学] “那会儿长安被人看不起,还不是四大!”说起长安汽车设计工作的起步阶段,陈政的自嘲听起来颇有些快意。这是一个老套的王子复仇记类的故事,老套却经久不衰,因为人们喜欢那个逆袭的奋斗之梦。就在过去的20多年里,长安的汽车设计在现实里上演了一场比小说更夸张的逆袭故事。


  2021年秋季的某一天,我们与长安陈政(长安汽车品牌公关部总经理兼长安汽车欧洲设计中心董事长)喝了一天茶,聊了聊关于中国汽车设计发展史,以及长安在这20余年所扮演的角色。

艰难的起步

  长安成为四大,是2009年的事儿了。在90年代,长安在中国车界还算不上一流,但长安人不服。长安地处内陆,各方面资源确实相对较弱,但毕竟是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的子公司,前身可追溯至洋务运动时期。

  随着相关鼓励政策的建立,在2000年左右,一批中国自主车企成立,中国车企也开始建立中国品牌,这其中也包括长安。

2000-2015 长安的“造型”时期

  陈政根据长安设计的发展,把设计的成长分为三个阶段:造型(STYLING)、设计(DESIGN)和创新(INNOVATION)。这三个阶段,也是所有车车企向上走的必经之路。

  所谓造型阶段,指的是没有完整和独立设计能力的初始学习时期,只能做造型。这是所有国家的汽车工业所必须经历的初始阶段,1930年代起步的日本,1960年代起步的韩国,都经历过学习和仿制时期。因为一开始,首先要保证的,是活下去。

  改革开放后学了十几年造车的中国车企,在2000年左右开始学习打造自己的品牌,设计自己的车,当然要摸着日韩的石头(先进经验)过河,仿制、请老师甚至直接打包收购。

  家底比较厚的,第一反应就是去国外找老师(设计外包服务公司),欧洲那些独立汽车设计服务公司本来因为企业设计团队的完善而面临危机,结果这个时候被挥舞着钞票的中国车企冲上来,奶了一波。长城华冠、同济同捷等国内的设计公司也是在那时赚到第一桶金。

  长安不算最有家底的那批,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长安和不少中国车企一样,选择出海找设计公司,一边进行项目,一边艰难地学习正向研发。长安清楚的知道,仿制走不远,越早结束,受益越高。

  陈政透露了仿制的深层次弊端——隐形成本太高。仿制开局虽然有成本低、见效快和风险低的优点,但实际上隐形成本非常高。仿制节省了初期的研发成本,可一旦产量大了,平台、技术、设计、供应链等方面的能力,与造型严重不匹配,制造成本不占优势,改款升级难度和成本陡增。再加上品牌形象的损失,造型依赖仿制,会让品牌上升出现天花板。

  长安并不是一开始就去了都灵,也去过德国、日本、法国,其中法国更是压根儿没人愿意接单。陈政说,虽然中国市场大,但那个时候,在外面依旧被人瞧不起,被俯视。

  2000年,长安在都灵找到了合适的设计服务公司,2003年建立了代表处,加强设计工作的接洽。2005年,长安奔奔造型设计冻结,长安集团的第一台自主品牌乘用车诞生。

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

  经过前面几年几个项目的设计以及奔奔的成功,长安高层认为这条路是可行的,同时长安都灵代表处经过几年的运营,在当地也有了一定的人脉资源,于是在2006年注册公司——长安欧洲设计中心正式成立。

  之所以在当地建立设计中心,是因为当时以中国的环境,客观上来讲,不会很难有高水平设计师愿意跑到一个发展中国家长久工作和生活,更不用说汽车设计师这种在当时算是金领的职业。此外,花大价钱把洋教头请回来,不但洋教头,连本土职工也存在流失风险。并不是最优选择。

  所以,长安和很多中国品牌一样,去海外人才密集的地方建立研发设计中心,最热门的就是都灵这座城市,虽然不大,却有像宾法、博通、乔治亚罗等众多享誉世界的设计公司。锄头高高举起来挖得又快又有劲儿,这样可以以最少的成本聚拢人才,更好的是可以享受该地区的研发体系优势。

  例如,意大利得益于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艺术底蕴,当地设计圈在车体形体控制水平方面有很强的造诣,但这种水平不是一两个资深设计师可以掌控,而是需要各种普通设计师、模型师以及相关供应商来协同完成的。

  08年建立的日本横滨中心,则是在进行CX20项目(2007年底冻结)时发现日本人的设计精细度非常高,于是次年6月就迅速在横滨成立了日本中心。

  英国研发中心的建立速度更是迅猛。2010年3月,长安集团众高层在欧洲设计中心评审新车。会后,时任长安汽车集团总裁、党委书记的徐留平对当时主管研发的副总裁朱华荣(现任长安汽车董事长)说:“发动机怎么不行,要想想怎么搞啊!” 

  会后,朱华荣与陈政等几位主管围在设计中心门口的树边,一边抽烟一边商量,发动机怎么搞?时任欧洲中心首席代表的余成龙(长安汽车副总裁,2021年9月病逝)提议英国的发动机研发资源,于是当即拍板,余成龙领任务去乐英国。2010年7月,仅用了3个月,英国研发中心就建立起来了。

学徒弃拐

  建立海外中心,是为了研发和设计工作,但更重要的是为了学习。早期,长安是把设计委托给设计公司来做,离开外包公司这根拐棍,长安寸步难行。

  另一方面,长安又毕竟是甲方,还是为中国市场设计车型,所以早期设计思路以及最终结果的把控由重庆方面占据主导地位。

声明:爱百科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592793726@qq.com
加载中...